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我是另类吸血鬼
我是另类吸血鬼
距离离开城堡的那一夜,已经有几个月了,这段时间以来,哥哥一方面教导
我使用父亲和母亲给予我的力量,一方面又和我以及城堡里残存的妖魔整顿父亲
的城堡,马叔父在哥哥来临时并不在城堡里,对于父亲死去的事情,他一点都不
在意,这段时间里也帮助哥哥镇压想要偷渡的魔界生物。
而雪芙姨母,我已经好几年都也没有见到她了,也许已经在某个地方隐居起
来了吧!最后还有牛叔父,他当时因为被我和苏妮雅打伤了,待在密室里疗伤,
所以也没有受到波汲,现在也和哥哥一起整理城堡的事务,不过不知道为什么,
他和马叔父好像吵架了,原本形影不离的两人,现在我却没有见过他们出现在一
起过。
「啊!亚德里安……我那里……」矮我半个头的苏妮雅娇嫩地嗔叫。
「呜……」我也受不了苏妮雅每次高潮给予我的强烈快感,在一张一缩的窄
缝里,总是让我败阵下来。
经过那一夜对圣骑士的报复,我深深地反省自己的过错,加上哥哥对我的指
导,我已经变得沉稳多了,苏妮雅对于我的转变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再地在
床上鼓励我要相信自己,说她会支持我的任何决定,让我感动之余更加地“爱护
疼惜”她。
我和苏妮雅畅快的倚靠在城堡最高处的尖顶上,享受自然凉爽的夜风……
「呜……我说亚德里安啊……」这时候苦笑着脸的哥哥从另一处的尖塔屋顶
跳了过来说道,「你也要体贴一下我这个单身贵族,老是这样到处快活,也不顾
忌一下你哥哥我!」俊美的脸庞有说不尽的温和,哥哥在我和苏妮雅面前总是这
样温柔,一点都不像面对城堡中的其他人一样冷酷。
「哥哥……我……」虽然想要反驳哥哥的嘲笑,但是一想到哥哥当初见到我
保护苏妮雅时,露出悲伤的样子,我就把剩下的话吞了回去。
「今天是亚德里安二十岁生日呢!阿鲁卡特哥哥也不送送礼物!」苏妮雅变
回小妖精躲在我背后小声地嘀咕道,不过说话的音量大小哥哥一定可以清楚地听
到……
「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情来打扰你们的!」哥哥说话时故意瞪着苏妮雅看,看
到苏妮雅害羞的表情才继续接着说道,「今天有两件事情要交代给你,第一件事
就是这个!」哥哥说着,解下父亲遗留下的披风,然后交给我。
「这……这不是父亲要交给你的吗?」我不解地问道。
「其实也不算是父亲交给我的,他死的时候也没有说这件披风要给谁,不过
我要你做的第二件事情也许会需要用到这件披风。」听了哥哥这样说,我就接过
哥哥一直拿在手上的披风,然后哥哥才继续说道,「第二件事情就是……要拜托
你去保护贝尔蒙家族的未来继承人,也许你会很讨厌,但是我现在无法脱身,只
能依赖你了,相信你会做得到!」
哥哥用这样信任我的态度托付我这项任务,我想对于仇恨的事情我已经很看
得开了,除了母亲的仇一定要报之外,一切都可以商量,况且我明白,杀死城堡
里的那些长辈们的是那个拿鞭子的男子和他的同伴,和他的后代无关,也许哥哥
就是因为怕我仇恨心太强烈,所以才要我去做这件事吧!
「没问题!我一定办的到,只是这跟父亲的披风有什么关系呢?」见我毫不
犹豫地回答,哥哥和苏妮雅都感到惊讶,不过哥哥的眼里却多的是欣慰。
「哈哈!这我怎么知道,我就说了「也许」会用到而已,又不是一定要用到
的!哪……披风现在在你手上,你可别想塞回来给我喔!」哥哥狡猾又不负责任
的行为连苏妮雅都看呆了,其实哥哥真的很帅,人又温和,脾气也好,不用说是
苏妮雅,连某些魔界生物都是冲着哥哥的名称才来帮助哥哥整顿城堡的。
「还有,这才是生日礼物。」哥哥解下他一直系在腰间的血红色长剑,亲自
帮我系在腰间。
「哥哥……这……我有苏妮雅……不用你的剑了,这可是你一直带在身上的
宝物阿!」听说哥哥在人类世界曾经晋见过某个国家的国王,国王见他进宫时解
下的长剑很特别,无礼地想要求哥哥送给他,哥哥二话不说,马上翻脸不认人,
从很柔性的晋见转变成刺杀,国王的近卫怎么可能应付得来,杀光近卫士兵后,
哥哥却只是挖走镶在国王王冠上的宝石,就取剑离开了。
「苏妮雅怎么能老是让你用来打打杀杀,她可是你的妻子啊!更何况我的剑
可是不想跟着我待在城堡里,漫无目的地等父亲复活啊!就当是我借你的吧!」
哥哥指了指我身后的苏妮雅说服我道,「千万别弄坏了,这可是我妻子留下
的宝贝!」
我听的出来,哥哥虽然说得很轻松,但是从未听哥哥提起过的妻子,我想哥
哥一定也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要将“借”送给我,哥哥的妻子到底长的怎么样呢?
又会是怎么样的人让哥哥这样痴心又伤心地甘愿作一个孤独的人呢?
「嗯……就当作是我的修练吧——保护哥哥的剑!」我抽起腰间血红色的长
剑,斜指着天空上圆滚滚的月亮说道。
「嗯,你能这样想就最好,过几天你和苏妮雅就出发吧,少了你们,我可就
更加忙碌了呢!」哥哥说完,倚着月光,孤单的身影穿梭在城堡里。
「哥哥要我出城,真正想要我做的事是什么呢?」虽然保护贝尔蒙家族的继
承人也是原因之一,但是我总觉得一定还有什么事情是他真正希望我去做的,也
许……答案会在遇到贝尔蒙家族的继承人的身上发现。
「阿鲁卡特哥哥是想要亚德里安长大吧!老是爱欺负我……」苏妮雅这时候
又从我背后的小妖精变成坐在我腿上的大妖精,她高耸柔软的酥胸,不停地磨蹭
我的脸庞,两手搔弄着我银白色的长发。
「嘿嘿!……还不是你惹火我的!」我两手环抱她纤细的腰。
「啊……亚德里安,你又在欺负我了!」看着月光下苏妮雅无瑕的身躯,我
又不忍地咬了她的脖子,丝丝的鲜血,汨汨地流到我的嘴里,渗透到我的喉咙,
兴奋的欲望,又再度被苏妮雅柔弱的娇躯给膨胀。
「苏妮雅……」我插入苏妮雅再次泛滥的河流里,感受没芥蒂的两个身体,
苏妮雅的嘴唇、苏妮雅的眼睛、苏妮雅的脖子,还有她的一切的一切,在这一刻
我都能感受的到,甚至是她体内跳动的心脏,流动的血液,都跟着我的欲望一起
游走,天堂……就在这里吧!
第四章
再一次离开城堡,告别哥哥别有深意的目光,我和苏妮雅来到了山下的辰希
黎曼亚镇,一路上零落的屋舍慢慢地聚集,稻田的绿海慢慢缩小,直到看见波澜
的多瑙河水旁的宁静街道,才真正属于辰希黎曼亚镇的精华区。
苏妮雅变成矮我半个头的模样,这是她第一次在和我上床以外的时间变成人
形,忍住下半身一如往常想要侵略她的冲动,我将身穿旅行者衣装的苏妮雅,抱
在父亲遗留的披风里,父亲的披风大得足以容纳两个人行走,我和苏妮雅就这样
跟着风雪,回到离开十多年的人类的世界。
「嗯……有……有人在看着我……啊……」披风里,不老实的双手,玩弄着
紧紧靠着我的苏妮雅的胸部,看着匆匆的行人,苏妮雅竟然更加地兴奋,潮红的
脸颊深深地埋在我的肩膀上,小声地说道。
「他们是在看你怎么长得这样美丽……咦!苏妮雅,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寒冷的冬天对我们来说,只能更添增两个躯体间的温暖。
这时候,三个身穿全银圣骑士盔甲的男子走了过来。「因父,及子及圣神之
名者,阿门!我们怀疑这位女士受到恶魔的蛊惑,请跟我们到教会去接受圣神的
驱魔,免去污秽的邪恶,阿门!」嘴里说着神圣的言语,心底却满是他们需要自
裁的污垢。
「……」正想嘲讽他们的时候,不待我发言,另一名圣骑士接着说道。「仁
慈的主啊!这位女士受到恶魔的觊觎,不接受我们圣骑士的驱魔,会坠入万恶的
深渊啊,阿门!」
「圣骑士都这样无礼的吗?」我有些发怒冷冷地说道,怀里的苏妮雅紧张地
抓着我的手臂。
「先生,圣骑士是主的意志言语,直率,但并非无礼!」一名圣骑士威吓地
说着,伸手就要抢过苏妮雅,苏妮雅用力紧握放在腰间剑柄上的右手,害怕我一
时冲动,太过脆弱的圣骑士会害我一不小心就受到教廷的通缉。
「住手!」这时候,远处走来一名女性,身穿轻便的盔甲,严肃神圣的气息
在她的步伐中散发,白皙冷酷的英姿,显露出上帝赋予的天恩。「圣骑士的使命
是你们现在执行的伪善吗?让教廷知道了,必定夺回你们的封号!」
「呜……议员大人,我们只是怀疑而已,如果议员大人确信这位女士清白,
那肯定是我们搞错了,愿天主祝福,阿门!」
三名圣骑士一见到这位女性议员出现,马上露出凶狠嫉妒又带有邪念的眼神,
但嘴里却说得战战兢兢,随后还是不得不狼狈地逃之夭夭,深怕失去自己身为的
圣骑士的头衔,不过很可惜的是他们说的并没有全错,只是差了一点点,苏妮雅
的的确确不是受到恶魔的蛊惑或者觊觎,但她却是货真价实的魔界生物啊!
「圣骑士、教会……都堕落了!」年轻的女性议员满脸愁容地说道,这时候
我才发现……金黄色短发……熟悉的气息……她……不就是……该死!如果身为
圣骑士的这名圣骑士是议员,那就只有现在受到各国关切的大公会议!想不到当
初堕落的圣骑士反而变成大公会议的议员!
「你好先生、女士,我是伊娜。路德,你们可以称呼我为伊娜。抱歉刚才让
你们看见教会的羞耻,真的很抱歉。」对我来说不是很陌生的圣骑士对苏妮雅的
美貌也是很惊讶,但是女性的好强自信也想到自己不比苏妮雅差多少,随后对着
苏妮雅点点头。
大公会议,是由教会中高层的神职人员所组成,其中一位议长就是马丁。路
德,如果我刚才没有听错,那么她的哥哥就必定是马丁。路德了!!!大公会议
成立的目的是对长久以来的罗马教廷提出教理的质疑,会议的动向也一直受到各
国皇族和百姓的注目,相对的,伊娜在教廷的地位也提高了许多,议员们的势力
甚至一度凌驾于主教之上,直逼教皇。所以刚才的圣骑士才对于原本该是自己后
辈的伊娜议员感到顾忌。
「伊娜吗……你好,我是亚德里安,她是我妻子苏妮雅。」我装作若无其事
的自我介绍着。
「亚德里安先生、苏妮雅夫人,请问……请问你们两位是本地人吗?」伊娜
这才仔细地看到我冷俊的面貌,加上银白色的头发,似乎是察觉到什么,却又不
太确定地客气问着。
「嗯……我们算是外地来的,你叫我亚德里安吧!恕我冒昧问一句,堂堂的
路德议员怎么会来这种偏僻的地方呢?」我特地将「路德」两字说的重了一点。
「一方面是为了二哥对教会的考察,之所以挑选这个不起眼的小镇,说来这
小城镇可真是不可思议呢,就连世界闻名的贝尔蒙家成员都常常光顾这里,当然
还有很多不可思议的地方……很多很多……而另一方面……只是私事罢了,不值
得一提。」伊娜一点都没有不自在的感觉,只是说到后半段的时候,流露出不寻
常的神情,怨恨、无奈、报复、还有……一丝丝负面感情无法掩盖的期待!?
“我该不会做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了吧!”我心里猛然浮现这样的念头……
希望是我多心了。
「对了!我想我们该走了,不赶快找好旅馆也许半夜我们要露宿街头了!」
我不想周旋在这种勾心斗角的对话里,也许一个不小心,我就被戒心很重的
伊娜认出来就不妙了。
「既然这样……做为教会的道歉,如果不嫌弃的话,请到二哥在教会分配的
宿舍,让我们好好地补偿一下你们二位。」伊娜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我这时候想
要拒绝也很难说得出口。
「好吧!既然这样,议员大人,就请你带路吧!」我又故意将「议员大人」
加重了语气。
「你也叫我伊娜吧!亚德里安。」但伊娜听了也还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很是大方地领着我和苏妮雅穿梭在稀松的人群里。
「亚德里安,你该不会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吧!」似笑非笑的苏妮雅细小
的声音的从我耳边传来。
「是……是吧!」我苦笑着回答。
苏妮雅对我那一天晚上强暴圣骑士的事情也没有多说什么,反而很高兴我坦
承告诉她自己的烦恼。
「不论亚德里安变成什么样,我还是会一样地爱你!况且爱一个人并不是占
有,而是给你幸福!」这些话是她听完我告诉她有关那一晚的事情后,她这样对
我说的,当然,回答她的温柔的,是我比往常更加火辣的欲望。
也许在刚才我和伊娜对话时,苏妮雅就已经察觉伊娜就是我口中的那个圣骑
士,但是她却一直安安静静发待在我身边,看着我一步步走向我选择的未来,当
然,苏妮雅会一直静静地跟着我的脚步走下去。
穿越了一条长长的主街、两个转角、一间酒吧、旅馆,在靠近城镇的中心附
近,我们三人来到了被罗马教廷列入黑名单的辰希黎曼亚镇的教堂,自从父亲移
居城堡开始,这间教堂几乎成了圣骑士集散地——圣骑士数目最多的一个教堂,
这也是母亲……母亲把我托付给父亲之后,会被抓住的原因之一吧!
进入教堂,走廊上的教士见到伊娜,都会问候一句他们信奉的神的父亲,而
身为议员的伊娜却只是点点头以示回礼,却没教士们嘴礼习以为常的「阿门」,
想当初几个月之前,伊娜被我送上天父身旁的时候,她还一边念着祈祷文,一边
失去理智地哀嚎着……
教堂大堂的走道左右两侧,各摆了两排长条形的木椅,从大堂的门口一直到
走道的尽头处,一台巨大的管风琴,以及神父赞颂圣经时的讲台,大堂的天花板
上,满是庄严隆重的神圣壁画,彩绘的玻璃也隐隐透射着缤纷的色彩,大厅的建
构水准,很难和辰希黎曼亚镇这样的小地方联想起来,不过也说不定这只是奢侈
的罗马教廷最节俭的规模了!
大堂的左侧是镇民的告诫室,右侧则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伊娜带着我和苏妮
雅走在两侧都是木门的走道上。
「还有什么比曾经被罗马教廷追杀的我,明目张胆地进入教堂内堂还荒唐的
事情?」我小声地在苏妮雅耳边笑着说道。
「有啊……痛恨圣骑士的你跟着被你强暴过的圣骑士进入教堂!」说完,苏
妮雅好笑地看着无言以对的我……
「到了,这是我二哥的宿舍,请稍作歇息,我会再安排一间,不,两间房间
给二位。」听着美丽短发的伊娜说完,她就要一位教士再整理两间房间,自己去
找马丁。路德回来。
*** *** *** ***
走廊的脚步声渐渐地变大、靠近,我赶紧抽出放在苏妮雅跨下扭动中沾湿的
手指,这时候,木门被一位黑褐色短发英俊的青年打开了,穿着一身普通修道士
的衣服,要是在街道上,真是谁也认不出他竟然就是最年轻的议长——马丁。路
德。
马丁。路德在1年多前完成学业之后返家时,途中被闪电击中,但却安然无
恙,后来加入教会,迅速窜起,神话般地成了一名议长,也许那道闪电正是天神
的祝福吧!
「亚德里安先生吗?很高兴认识你,关于之前那三名圣骑士的行为,舍妹已
经告诉我了,真是感到抱歉,我想下次会议之后,教廷的圣骑士也不会再这样猖
狂了。」马丁。路德就和他的妹妹伊娜一样,客客气气得如出一辙,「今天晚上
就让我们招呼你们,好好休息吧!」
马丁。路德对于苏妮雅的美貌竟然毫不在意,就如同不存在一般,这让我对
他产生了一点兴趣,就连伊娜这样美丽的女性的心里都会激起波澜,难道马丁。
路德真是被闪电劈傻了?
比起对于马丁。路德傻与不傻引起的兴趣,我更加担心伊娜是否认出我的问
题,没有仔细继续听下马丁。路德近乎客套般的客套,不知什么时候,马丁。路
德已经离开房间了。
幸好有苏妮雅帮我记住我住的房间,在不怎么丰盛的晚餐过后,我才不失礼
地躺在房间里的床上,玩弄着坐在我腹部上的苏妮雅,享受着教堂里偷情般的乐
趣。
「叩!叩!」清脆的木门响起清脆的声音。
「亚德里安在吗?」声音的来源,竟然是连晚餐都一直没有出现的伊娜,原
本以为可以安然度过的夜晚,又有得忙了……这时候,看一副看好戏模样的苏妮
雅嗔笑地变成精巧的小妖精,躲在床底的缝隙中。
「嗯……伊娜吗,进来吧!」我整了整衣衫,站了起来。
门被打开了,进门的果然是伊娜,披挂着厚厚的披风,只露出俏丽的短发还
有满是心事的美丽脸庞,我不解地看着进门后一直没有动作的伊娜,等待她的后
续动作。
「苏妮雅不在这里吗?」持续了沉默一会儿,伊娜终于打沉默,说道。
「呃……她……应该回房了吧!你有事找她吗?」我瞄着床抵已经不见踪影
的苏妮雅,这才回答道。
「不是……我来找你的,恶魔!」伊娜说话间,并没有露出怨恨的表情。
「你的勇气还是一如往昔啊!」我感叹道,「你是来报仇的吗?」最后还是
被认出来了啊!
「不……我不知道……见到你之后,我挣扎了好久,我的心里一直忘不了你
带给我的羞辱,我不敢面对当初我深信不疑的主,但是,我的身体更加忘不了你
带给我的肉欲,那种束缚、那种冲击、那种狂野、让我堕落的欲望……这些都更
加让我不敢面对我所拥有的权力!」
伊娜披在肩上,包裹住全身的厚重披风,如同失去挂勾的窗帘,从伊娜洁白
窈窕的身躯上滑落!一入眼的,是她平举的双手,手上拿着的一捆麻绳,似乎是
在呼喊着「绑住我吧!」
我惊奇地看伊娜着歇斯底里的这一幕,无法想像在这几个月的日子里她是如
何度过的,但是却被她手上的麻绳带给我血液里的欲望给淹没一切罪恶感。
「这才是你来找我的目的吧!」
我接过她手上的麻绳,先将她的两只手紧缚在背后,胸前的两座高山底下用
麻绳紧紧地缠绕一圈,两颗快要紧绷破裂的水球,挣扎地左右晃动,更加添增一
幅淫靡的气息,耻丘更被麻绳深深地烙印凹陷下去,瞬间就沾湿了干燥粗糙的绳
子,越过臀部敏感的菊穴,伊娜发出忍无可忍的娇叹声……任由我坚硬的号角,
在她眼前挑衅的晃动,忍住冲动的再将最后剩余的麻绳绑死在她手上。
碍于麻绳的长度,无法囚禁的一双修长的腿,被我用脚重重的压制在床上,
比起可以些微挣扎的上半身,伊娜的下半身更加无法动弹。粗略地绑住床上的赤
裸羔羊,手指搔弄着她已经沾湿床单的蒂瓣,舌头贪婪地挑逗早已坚挺的乳尖,
只能扭动上半身的伊娜下体更加地湿润。
「嗯……哦……」我恶作剧地拉动她腹部的麻绳,马上刺激她两处最深密的
敏感处,也同时引起她手上已经些微淤青的手腕阵阵疼痛。我用力地咬了没有受
到禁缚的肩膀,这时候,两球跳动的水乳竟然如遭受电击般地耸立。
「啊……」地闷发一声,接着伊娜开始全身颤抖,想不到这么快就高潮了!
她不太能移动的臀部竟然不顾羞耻地前后摆动,想要靠着粗糙的麻绳带给她
更大的快感!我这时候狠狠地扯开我费尽心思束缚她的麻绳,她爽快得快要翻白
眼,我顿时手臂一痛,伊娜为了忍住高声呼叫,竟然咬着我的手,发出娇嫩淫荡
的轻声。
麻绳被扯去后,在她的肌肤上留下条条的鲜红痕迹,更严重的还渗出点点血
水,失去束缚的伊娜空虚的索求填补,两腿登时缠上我的腰部,我两手提住她晃
动寻求解脱的下体,慢慢地吸吮流出来的血迹,一舔一舔,轻轻的亲吻,安抚她
强烈的欲望,她身体却受不住空虚的自由,无法寻求管道纾解的情况下,又一次
空虚的高潮,不,该是称作潮吹!
有点虚脱的伊娜闭上双眼,害羞地不敢睁开,我又温柔地舔了舔她的皱起的
眼眸,满是冷汗的脸颊,最后,亲吻她的嘴唇,夺取她舌尖迷人的晶液。不给她
太多喘息的时间,马上又无情的将迷离的她胸口压在床头,提起我等待已久的魔
物,刺向一张一缩等待套牢我的关口,陶醉的伊娜一瞬间又痴迷起来,昏昏沉沉
之间,伊娜又迷茫的泄精一次,然后才真真正正地昏睡沉淀下去。
「苏妮雅……」我看着不知何时又出现的苏妮雅带着笑容,将我抽出不舍在
侵犯昏迷的伊娜体内温湿的滑溜物引导到她的体内。
「呜……我刚刚好忌妒……我现在才发现我根本没办法看着你爱别人……亚
德里安,我要全部的你!」苏妮雅紧紧抱着我,拼命地抽泣,哀嚎,爽快地冲击
我们两人之间。教堂内堂里湿透的床铺一旁躺着还喘气着昏迷的伊娜,而我身上
晃动着完美的雪白身躯,这样的景象,真难以想像还有什么比这更荒唐的事!
「啊……嗯……」在苏妮雅最后的昵叫声中,我脑中一片空白,母亲,又出
现在我的眼前。
第五章
教堂内堂的窗外,积叠着厚厚的雪层,早晨的日光照亮在最后一片雪花落下
的雪亮地面,即使太阳出现在东方的天空,地面的寒冷却不受影响地继续结冻,
直到第一家商家店面的门铃清亮的响起,整整齐齐的雪地,才被人们一缺一缺的
挖成一条新的道路。
简陋的教堂宿舍里,唯一的窗口只能看见方方正正的街景,商贩穿着厚重的
暖毛披风,笨重地踩在雪地,一深坑一深坑的走着,想要把如同瘟疫的美丽雪花
驱除,窗沿的勾槽,也积满了小山模样的白雪,苏妮雅贪吃地挖起山顶最新鲜的
冰花,咀嚼着。
「恶!好难吃!」吐了吐舌头,苏妮雅说着,赶紧将木桌上的热牛奶喫了一
口。
我亲昵地将她嘴唇上缘沾上奶水的白痕舔去,然后…是她的嘴唇,舌头……
忽然一口温热奶水流入我的口中,我眯着眼,笑着吞下苏妮雅特殊喂食的早
餐,更加香纯,更加浓郁,重要的是,有苏妮雅的味道。
也不知道是昨夜的风雪太大还是教堂内堂的人口太稀少,昨夜放肆的声响,
一点都没有招惹到教士送来早餐时的异样眼光,伊娜在我和苏妮雅醒来的时候,
已经不在了,连同一截一截的麻绳,还有原本应该掉落在地面的厚重披风。
吃完早餐,我和苏妮雅穿越狭长的走廊来到大堂,正巧看到路德兄妹正站在
大堂的一个角落讨论着,我和苏妮雅便走了过去。
「二哥,你真的已经决定了吗?」伊娜担心地对马丁说道。这时才发现我和
苏妮雅已经来到她们身边,伊娜今天又穿回昨天白天时的那一套轻盔甲,面向我
的神色,已经没有昨日初见时的那种激动,也感觉不出昨日的暗潮汹涌,但也感
觉不出昨夜销魂的一丝证明……除了她看向我的第一眼时,露出的绯红两颊。
俏丽的金色短发,湖水般天蓝色纯净的眼眸……满是英气的装扮,却掩盖不
了从伊娜身上散发出来的惊人魅力,两片绯红一闪即没,保留在我的眼中,虽无
法理解伊娜的内心,但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她已经没有太多的挣扎了。
「亚德里安、苏妮雅,早安!」伊娜反而比我更快反应过来,很礼貌地问候
发呆的我。一旁的马丁也更加客气地向我们问早。
「早安,二位,感谢昨天的款待,现在风雪正好已经停了,我想也是时候要
离开了!」说起款待,也只有伊娜的身体算的上而已!
「这么快?……不知道你们准备要到哪里呢?」伊娜惋惜地问道。
「嗯…应该会先去贝尔蒙家继承者的训练场,其他的,我就不太确定了!」
我搔搔额头说道。
「贝尔蒙?吸血鬼猎人家族?你们很熟吗?」马丁对贝尔蒙似乎很有兴趣的
样子,一听见贝尔蒙就两眼发热。
「也不算,只是……有些事情要找他们而已!现在连他们的训练场都还没有
头绪……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熟的是我哥哥,并不是我啊!哥哥也不知道
他们训练场的所在地,所以一切都要靠自己,真是件苦差事!
「不……没有,只是好奇罢了!你们要从何找起?」马丁有点失望地说。
「我也不知道,不过也顺便逛逛世界各地啊!」我轻松地说道,反正距离下
一任继承人产生也还有一段时间吧!况且哥哥也只是叫我照顾贝尔蒙家的未来继
承人,又不是指现在那个大少爷!
「那不如和我们一起行动吧!我们也要到各地教堂去考察,过两天再一起走
吧!」伊娜神情古怪地忽然说道。
「伊娜!」马丁对于伊娜无礼态度感到惊讶地说:「我们怎么好意思打扰亚
德里安夫妇两人的旅行!亚德里安先生,抱歉舍妹的无礼冒犯,她也许只是昨晚
睡不好吧!请不要在意,我送你们出去吧!」马丁说完,不理会昨晚睡不好的伊
娜?就要领着我和苏妮雅离开。
「其实我们无所谓的,多些人上路比较不无聊阿!」看见伊娜露出失落的模
样,我赶紧说道。
「还是算了,二哥说的对,况且我们行程太赶了,也许时间上不能配合。」
伊娜淡淡地说。
「这就是了!也许将来有缘,有机会我们会再见面的,我们也算难得交上你
们这两个朋友,也难怪伊娜会不舍得了!」马丁一点也没有察觉他妹妹心里对我
的想法,在他心目中,伊娜永远都只是不懂事的小女孩吧。
「嗯,也许过不久,大家就会再见了,我们先走了,保重!伊娜……你也保
重!」伊娜现在已经平静多了,虽然不知道经过昨夜的解放,是不是真的已经不
再困扰,能够坦承面对自己心坎上的挣扎也算是够勇敢了。

【完】